热点资讯_香山论坛|智能武器在俄乌冲突中初露锋芒,智能化战争来临?

热点资讯_香山论坛|智能武器在俄乌冲突中初露锋芒,智能化战争来临?

巡飞弹、察打一体无人机、无人艇和无人战车等无人装备已经出现在俄乌冲突中使用,部分无人装备甚至广泛使用。

恩格斯曾指出:“一旦技术上的进步可以用于军事目的并且已经用于军事目的,它们便立刻几乎强制地,而且往往是违反指挥官的意志而引起作战方式上的改变甚至变革。”

当前正在发生的俄乌冲突能多大程度上反映战争形态的转变成为军界关注和研究的热点。

战争形态指的是由主战武器、军队编制、作战思想和作战方式等战争要素构成的战争整体形式和状态,而科技进步和武器装备发展是推动战争形态演变的根本因素,作战方式方法和军队组织形态创新是促进战争形态演变的直接动因。

新兴科技在军事领域广泛应用,引发战争形态及制胜机理的深刻变化。俄乌冲突展现出信息赋能、体系制胜等现代战争特点,智能化战争成为未来战争的发展方向。本次北京香山论坛专家视频会设置了“战争形态的变与不变”,聚焦俄乌冲突,探讨战争形态以及战争制胜机理。

参与讨论的专家学者包括:

冯德威 美国海军分析中心副总裁,中国与印太安全事务主任

格里高利·艾伦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人工智能治理项目主任、战略技术项目、高级研究员

綦大鹏 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战略咨询中心主任、教授、大校

武文抗 越南国防部国防战略院国际关系研究所前所长、退役大校

袁艺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战争研究院副研究员、大校

俄乌冲突与战争形态

冯德威:从俄乌冲突可以看出,政治和军事的领导人永远都在寻求短时、快速和绝对性的战争,但即使运用新技术也很少有人真正实现快速决定性的短期战争。在如今新技术盛行的时代,战略层面的突袭是否仍然可能,因为现在的全天时的侦察体系持续监控能力越来越强。此外,乌克兰冲突不断地提醒着我们,未来战争将在核武器的阴影下进行。

格里高利·艾伦:我想强调一点是人工智能在推动着无人机的发展,在开场的时候说到,俄罗斯现在在俄乌冲突中大规模部署的AI赋能的无人机,它是俄ZARA公司的产品,它是具有自主作战能力的,虽然俄方还没有公布它在乌战争上如何使用,但我们现在观察到的,战场上首次实战部署了致命性的AI赋能的无人机,我们认为这可能是历史上的节点。

俄罗斯在乌克兰使用了自杀式无人机(也被称为巡飞弹)。

綦大鹏:我们看到从阿富汗战争,特别是当前正在发生的俄乌冲突,能够让我们非常深刻的感受到世界战争形态正在发生革命性的变化,在历史的节点上,思考战争形态究竟在哪些地方发生的变化,特别是主持人讲到要思考战争自身机理是否发生的变化,在这样的时间点上研究这个问题非常有趣也非常有必要。

袁艺:这一次俄乌冲突受限于双方的国力和军队建设水平,应该说是低水平信息化、智能化,加高水平机械化的俄军,它与高水平外部信息化、智能化资源,加低水平信息化的乌军,打了一场以机械化为主,具有一定信息化、智能化特征,我概括为非典型的机械化特征,个人认为,这是此次俄乌冲突表现出来的一个突出特点。

俄乌冲突中三化融合,多态并存具体表现在这么几个方面:第一,双方大量使用并发生主战作用的武器仍然是坦克、飞机、大炮等装备;第二,一定规模和自主程度的无人装备走向战争,特别是北约、俄军装备的信息化、智能化尖端装备得到实战检验;第三,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利用自身的信息化、智能化优势,为乌军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俄罗斯研制的“柳叶刀”-3巡飞弹。

智能化战争时代来临?

冯德威:我们已经对未来战争中可能使用关键技术的发展趋势有了相当深入的了解,坦率来讲看这份技术发展的清单,看了之后令人忧心忡忡,这些技术包括高超声速飞机技术、人工智能、无人船舶、无人潜艇、无人战车、无人机、超级计算、量子计算、机器人、纳米技术……不胜枚举。

这些技术会涉及新的作战领域,比如网络空间战、外层空间和电子频谱等技术,毫无疑问用这些技术的系统正在各国进行模拟演习以及战争推演中使用,我认为未来战争会有以下几个特征:

第一是速度不断得到提高,速度更快它代表各级指挥官将会迅速做出决策,对战场发展的反应要求行动迅速,武器增加射程,部队的防区外作战能力会加强。

第二是通信,将所有领域中的系统联网成一个单一同步作战系统,当然全领域的态势感知能力更强,换句话说它会有持续监视、海量的侦察数据,以及管理这些数据的挑战。

第三是多个领域的冲突,有可能会模糊战线和国内战线之间的界限,所以会造成战争升级的风险增加。

第四是战法的追赶,因为我们可能无法精准知道新技术一旦投入战场使用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战斗人员被迫要在战争的时候调整他们的战法。

美国向乌克兰提供了“弹簧刀”巡飞弹。 

格里高利·艾伦:这次俄乌冲突,商业的技术体现出重大军事的影响力,冲突中很多无人机的使用,而且有不少无人机并不是为军事目的研制的,比如说消费者和工业的无人机,这些无人机的设计和生产都是面对民用市场,但现在乌克兰和俄罗斯都在使用,这些公司当它成立的时候一开始并不觉得自己是军事型的公司,但他们被迫面对这样的现实,即他们研制的无人机技术现在军事领域使用。

美国的一些军用无人机,比如在阿富汗使用过的无人机,有些成本大概是几千万,可有些先进的军用无人机成本甚至2亿美元,因为它有一些非常精密的系统,而乌俄乌冲突中使用的一些无人机只要几千美元,相当于成本下降3-4个层级,而且部队还觉得很好用,在战场上大量使用,现在一些恐怖分子使用无人机进行袭击,不仅便宜,还很容易获得,使用时不用像以前要进行“人肉炸弹”袭击,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种袭击还可能成为战争的导火索。

綦大鹏:智能化也确实给武器装备的发展带来了革命性的巨大优势,但是我想说可以肯定地讲,即使是军事智能化弱势的一方,它也总能根据自己的情况,找到有利于自己的部队优势,在这个方面无论是阿富汗战争还是今天的俄乌冲突,实际上都能找得到,包括我们看阿富汗战争的塔利班,他利用自己的阿富汗多山地的这样一个相对封闭的地理优势,包括它的阿富汗民族认同的文化优势,所以在阿富汗战争开始的时候,虽然遭到严重的打击损失惨重,但最后却能赢得胜利,也就是先哭后笑,并且笑到了最后。

因此对战争任何一方来说,它要寻求军事智能化的发展,来寻求技术的优势,但是也应该从更加广泛的领域来寻求自己的独特不对称优势,这仍然是最重要的战争制胜机理。

武文抗:未来战争“科技战”是首选,并且破坏程度更大,同时可以在远距离进行完成,战场会更加透明,会有一种现代侦测系统出现,在海上、在空间或者是非线性的侦测,这种战争是在全域,比如说陆海空全域开战,还包括电子空间以及网络战。

袁艺:俄乌冲突既有传统大规模的深刻痕迹,也有当前高水平信息化战争的时代烙印,还有未来智能化战争的些许端倪。回顾战争发展史,从冷兵器战争成熟到热兵器战争的升起,中间足足间隔近千年时间,但到当今时代,信息化战争这个形态没有完全成熟,而智能化战争的脚步已经临近,信息化的高阶段和智能化的初阶段已经交叠融合。在一场战争中,机械化、信息化和智能化等多种战争形态的特征会同时出现混合叠加,这可能会成为未来战争的状态。

名人名言

评论已关闭。